铭格

【巍澜】装B的感觉如何

人间必胜客:


#全员普通人设,无特异功能,都是人
#一个O装B的赵处和一个A装B的沈教授不得不说的碍情故事
#大学教授沈×刑警队长赵
#上交党费
#ooc


赵云澜,一个纯种Omega ,以其强悍的在发///情期都能与歹徒对枪并进行贴身肉搏的实力,一屁股挤开了众多在温香软玉的Omega中沉沦的Alpha,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刑警队长,实乃当下真人Omega奋斗励志史。
不过在他本人看来这三种性别并没有什么不同,大抵是因为自己干翻群A的气场过于强大,即使在每月的特殊时期也没有哪个不长眼的A来调戏。从来只有他干别人,还没见到哪次后面失守的时候。

赵云澜对自己的纯一身份很是满意,并对刚调来队里兢兢业业喷抑制剂的郭长城予以不屑。毕竟买抑制剂的钱省下来够他下好几次馆子请领导吃饭。

直到有一天赵云澜顶着浓浓的玫瑰花香味,气场两米八就差走台步到监狱里重审犯人,整个监狱都他妈沸腾了。一群被大铁门子束缚着的A,数十年如一日的看着同为A的狱友相看两生厌,O的信息素对他们来说就像天雷勾地火,差点没把整个监狱掀了。

事后队里全员上书他们的土皇帝,词藻华丽,感情真挚,内容充实,各有特色,但无一都表达了“快他妈停止散发你的魅力吧!亲爱的鬼见愁!”的情感。
赵云澜很委屈,他本来想据理力争说你们不会把鼻子戳瞎吗,但在看到夹在意见书中的辞呈时陷入了沉思,最后不得不服从了组织安排。

所以赵云澜从一个干A的O,进化成了干A的B。

纯种Alpha楚恕之对此表示不解:“我们A是上辈子欠你钱了还是杀你全家了,你怎么这么执着于干A?”
赵云澜略微低头抬手摩挲着下巴性感的胡茬,沉吟了一会儿,故作深沉道:“会有成就感。”
然后他把头抬起来双目直视楚恕之的眼睛,认真地说:“你放心,看到你的脸我龌龊的心瞬间就变得纯洁无比。”

楚恕之发誓,如果不是因为可能打不过他,他绝对用手铐把赵云澜拷起来,让他对着自己朗诵一百遍言情小说男主脸的描写。


龙城大学的沈教授有一个秘密,他是一个Alpha,准确来说是一个假装成Beta的Alpha。

至于为什么要装Beta,一个原因是他在以前的学校教的专业,清一水儿的Omega中夹杂着几个突兀的Beta,而他一个Alpha因为绝迹变得更加鹤立鸡群。
但这不是最主要的。令沈巍感到脑仁疼并产生青年白头不祥预感的诱因是,Omega的发///情能传递,所以当他上着课下面一堆学生跟踩了连环地雷一样一个接一个原地爆炸,为人师表的沈老师不是很能接受这隔三差五的一次坐怀不乱柳下惠挑战。

尤其是诱导他们的引子是自己对于Omega而言过于敏感的信息素。
况且各种各样的信息素混杂在一起的味道,无论单个拎出来有多好闻,混到一块总有种大蒜配青葱,香菜炒榴莲,生姜炖芥末的感觉,非常能勾起胃部的不适。

还有另一个小小的原因,就是沈巍信息素的味道一点儿也没有Alpha强横霸道的掠夺性,反而更偏向于Omega的温和软绵。

他的信息素是草莓椰奶味的。

沈巍也想让信息素变得强势,至少让人在闻到味道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啊,饿了”。

所以他换了学校,改了档案,本本分分的当起Beta来,日子过得果然清净不少。


赵云澜是沈巍计划里最大的变数。
因为沈巍压根没想过会和这么一个放荡不羁的Beta有交集,无论是从职业上,还是性格上。


那日赵云澜去处理龙城大学里一件案子的时候,碰上了忙着安抚家属情绪的沈巍,他觉得自己一颗空窗期沉寂了许久的心,终于在丘比特和月老的努力下变得和刚遇见初恋时一样澎湃。
“我找到了爱情。”赵云澜倚坐在郭长城办公桌一侧,看着他往电脑上打结案报告。现在大概只有小郭这实诚孩子没被他念叨烦了,赵云澜这几天已经收获了全体队员的众多白眼。
郭长城满头大汗,他并不知道领导说的这句话他下一句应该接什么,是顺杆往上爬夸领导魅力无限,还是往这八字没一撇的事上泼冷水。

社恐郭长城,突然就想关门放大庆了。
实诚孩子确实脑子一抽把话说出来了,五个字掷地有声。

赵云澜一边惊诧于“你个浓眉大眼的怎么也叛变革命了”,一边坚定了把沈巍追到手啪啪打他们脸为自己的婚礼献上礼炮第一响的念头。


赵云澜对追Beta没啥实战经验,但他相信凭他出色的外形,成熟中又带着一丝顽皮的气质,以及一颗“嫁给我我把你捧上天”的真心,是个人都会动容的。
但沈巍并不是一个真的Beta,单身二十多年的空白感情史,让他对赵云澜快要写在脸上的“你迷人的五官,就是我犯罪的开端”的狂热追求,冷静自持的沈教授有些手足无措。

他担心的可不是什么以后会不会被带绿帽,眼前的人值不值得交付真心,比起这些长远的,沈巍更担心自己草莓椰奶味信息素的事。
沈巍对他说:“其实我是个Alpha,就是信息素味比较奇怪。”
赵云澜不在乎什么性别,纯一的他无往不利,但他对沈巍的信息素非常好奇:“沈教授,我们队里有个刚来的小同志信息素还是九转大肠味儿的呢,你还能更怪不成?”

于是沈巍就不说话了,并许可了赵云澜的追求。


赵云澜没想到自己的纯一战绩会败在轻敌手上。

那天晚上,暖风微醺,夏日的蝉鸣一阵吵过一阵,搅得人心里燥热难耐。赵云澜跨坐在沈巍身上,玫瑰花凛冽的香味充斥了满屋。沈巍平日里微冷的体温也变得温热起来,嚣张的花香中混入了一丝甜腻,奶香和草莓的酸甜不断扩大,赵云澜一愣,下意识的嗅起隐蔽其中的香味,还有了一种饿了的错觉。

就在赵云澜愣神的瞬间,沈巍反身将他压在身下,铺天盖地的香甜来袭之前,赵云澜只想起了“好吃”两个字。


沈巍:战略性信息素释放。






不要问我为什么说好的车变了,受过新萧和新边城编剧摧残的我脑子里只剩下沙雕剧情了
心疼连城璧,心疼傅红雪

评论

热度(9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