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格

凌式幸福(一发完结)

鳩:

凌式幸福


年龄私设有 (`・ω・´)   


天气好,更个午后小甜饼


bug忽略




凌远没比李熏然大多少,也就七岁而已……


 


代沟什么完全不存在。 :-)


 


每天早上必须进行的自我心理安慰结束后,凌院长任由自家爱人给自己歪歪扭扭的系好领带。


 


[代沟什么完全不存在]←凌式flag


 


“……老凌,你还是去重新系一下吧……我自己都不忍心看。”李熏然一脸的窘迫,因为早上他自告奋勇要给凌远系个领带。平时早上看凌远系起来也最多一分钟,李警官自认为自己还是学东西很快的聪明宝宝。再加上这么多年也算是自己生活过来的。可他忘记了……他只有在极少的聚餐和开会期间穿警服,而且领带都是凌远早上给系好的……


 


凌远笑笑,伸手摸了摸小狮子的头顶以示安抚,看着一向威风十足的小狮子现在一脸的沮丧。凌远心里也自己嘀咕起来。看来代沟还是存在的,李熏然他们这代孩子穿着都以休闲居多,虽然他因为职业性质要每天打领带穿衬衫,可是科室里和李熏然差不大的小医生们也都不再像他们这群老古板一样每天衬衫领带了。


 


那之后凌远任命的自己又去镜子前把领带重新系好,而一旁的李熏然就扒着门框边偷偷看他的动作,样子可爱的要命,凌远没戳破只是尽量将身体侧过来,慢动作的系着领带。


 


两人早餐后就各自忙工作去了。一早上过得还算快,凌远上午有一台手术,结束后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凌远把口罩从脸上解下来,坐在医院走廊里的长椅上休息。这时候刚刚拿回来放在身侧的手机响了。


 


李熏然的微信,内容大概是问他在做什么,看他很久没回复,就也没了下文,大概是想起了他在忙。后一条是刚刚发来的,说已经到医院楼下了,还跟了一个小狮子的表情。


 


凌远看完笑笑,回复了一句我马上下楼。然后起身快步去换衣服。


 


说到凌远的微信可是大有渊源,在没认识李熏然之前,凌远觉得手机只要有接打电话这个最基本的功能就可以了。其他他不会了解也不会去用。认识李熏然这个网瘾少年后,他才慢慢接触和了解了手机还可以有这么多玩法。某天夜里看李熏然在微信上和同事们聊得不亦乐乎不肯睡觉,凌远第一次萌生了想要有一个微信的念头。再后来,过年的时候,李熏然用抢来的红包钱给凌远买了一个新剃须刀,虽然是李熏然自己想要,但还是打着送凌远的由头买了。李熏然终究还是看破了凌远的心思,在某天凌远忽然发现了自己手机上多出了一个绿色的app。点开以后他发现自己也只有一个好友:潼市狮王。从那之后,李熏然就总会在微信上找凌远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虽然很多时候凌远看到不回复会直接一个电话call过去。但是李熏然依旧乐此不疲。就在今年过年的时候,零点的时候凌远还偷偷给李熏然发了一个红包。虽然只有1元,还是李熏然发给他的。


 


凌远换衣服不算慢,一下楼就看到潼市狮王站在自己的别克前面,还带着自己的墨镜耍帅。不过李熏然没看到凌远已经出来了,拿着手机对着自己拍了一张。然后就低下头兴冲冲地翻照片,看样子是要发朋友圈。


 


凌远走上前,看小狮子玩的高兴也没发现他已经来了,就一把把他的墨镜夺了下来,戴在了自己脸上。


 


“嘿,老凌!下班没??带你出去吃饭。”李熏然也不恼,抬头冲他一个劲的笑。


 


小狮子笑起来好看,现在午后暖暖的,他整个人都勾了一层绒边,看起来柔和的不行。凌远此时盯着小狮子不放,倒是他的肚子先败下阵来不争气的叫了一声。


 


李熏然当然没有放过,狠狠地嘲笑了他一把,然后拽着他的胳膊领他去吃饭。


 


吃饭李熏然也不安分,菜刚上来,凌远眼看就要动筷子,被李熏然手疾眼快的阻止了,在凌远不解的目光中,李熏然速度掏出手机拍了两张然后觉得有些尴尬就讪讪的笑了一下赶紧招呼凌远吃饭。


 


[代沟什么完全不存在]


 


这个小插曲没影响到两个人用餐,凌远一个劲给小狮子夹菜,看他吃的饱饱的倒是平添了一份满足感,代沟就代沟吧!管它呢!


 


下午凌远又被李熏然拖到了电影院。两个人看了动作片,李熏然看的激情四射,时不时和凌远小声讨论几句这里开枪不合理之类的,在男女主人公吻在一起的时候,李熏然扭头看到了自己爱人已经枕着他的肩膀睡着了,凌远的手还稳稳地牵着自己的手,李熏然笑笑学着他最经常的动作抚了抚他的发。是啊凌远上午刚做了一台手术,想必是累了。


 


电影散场的时候李熏然才叫醒凌远,凌院长显然已经睡懵了,醒来后还是一脸的迷茫,看着他俩紧扣的手和身边攒动的人群才想起来下午自己陪爱人来看电影了。


 


当然,凌远在电影院睡了一觉的后果,就是他已经完全不困了,尽管现在已经夜半时分,小狮子窝在他怀里,发了一条睡前朋友圈,然后把手机放到一边准备睡了。凌远却忽然来了兴致,堵住了枕边爱人的唇,凌远熟练地撬开李熏然的嘴唇,手扣住小狮子的后脑不让他后退,不断地加深这个吻的同时,他另一只手探到了李熏然睡裤里,去摸因为吻而和他同样情动的那物。


 


小狮子困得厉害,哼哼唧唧的任由凌远揉搓着,最后只是草草射出来就耐不住困劲睡过去了。凌远看着爱人已经睡了过去,只能认命的抱着他去清洗,顺便自己拆了自己的帐篷,等到李熏然滚到清爽干净的床铺上时更是眼睛都没睁的钻到凌远怀里就睡。


 


凌远现在精神的要命,也就随手拿起手机翻了翻,看到了最上面的一条朋友圈是潼市狮王发的:午后[爱心][爱心] 下面是他带着凌远墨镜的自拍,中午的午饭,和电影院里一片漆黑但隐约能看到的两手紧握的轮廓。


 


凌远不爱拍照也不会拍照,手机屏保是偷偷从微信保存的李熏然自拍。眼下看着在台灯柔光下睡得安稳的小狮子,没穿好的睡衣领口大敞开着,锁骨处露着几个可疑的红痕,凌远不禁暗笑起来,小心的吻了吻爱人的额头,看他毫无防备的样子真的是戳他的心。凌远第一次打开了手机的相机,然后挑了一个自认为完美的角度按下了快门。因为第一次用……凌院长的手机相机的快门声和闪光灯齐发,好在小狮子睡得很熟,在闪光灯亮起时他只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哼了一声又钻回了凌远怀里。这一下倒是给凌远吓出了好歹。看爱人没有醒来的趋势,凌远本来僵硬的身子才放松下来。


 


这天夜里,为数不多拥有凌远微信的人看到了他的第一条朋友圈,二院凌远:代沟和爱人。下面的照片里是熟睡的李熏然因为闪光灯而皱眉。


 


代沟,存在。生活中的琐事,谁都不愿细言,可都在悄悄为了靠近某个人而努力。这就是凌远眼中的幸福


 


————————————————————————


然:(⊙ˍ⊙)老凌……我昨晚好像梦到你给我拍照


 


凌:(;°○° )…………最近……太累了吧。


 


然:ˋ( ° ▽、° )可我早上看到你朋友圈……


 


凌:(#°Д°)…………………………



评论

热度(40)

  1. 铭格 转载了此文字